内容来源:海泉基金创始人胡海泉在起风了主办的“2017中国天使投资峰会暨第二届金投榜颁奖盛典”主题分享后,接受记着采访,起风了独家整理发布。


胡海泉:海泉基金创始人;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羽泉”品牌运营操盘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在读,长江商学院EMBA学员,湖畔大学三期学员。


胡海泉,是明星,是投资人,更是创业者。做为娱乐圈最出色的投资人,投资圈水平最高的歌手,跨界投资人胡海泉游刃有余地游走在同样浮躁又截然不同的娱乐圈和创投圈,他管理着13亿人民币规模的海泉基金,3年投资近40个项目,83%获下一轮融资。2017年初,他又联合成立了巨匠文创产业基金,首期募资3亿人民币。


只有登顶的人,才有资格一览众山小,否则你就是那个被忽略的小。都说失败就是修行,只有功成名就时才能说失败是修行,否则失败就是失败。”海泉在起风了主办的2017天使投资峰会的分享中提到。


一直以来,不管是作为音乐人胡海泉还是投资人胡海泉,他都秉持着自己的信念:如果成功真的有捷径,那就是做好自己本分的事。


作为音乐人,他从不取悦任何人,追求回归本我,打造灵魂产品;作为投资人,他潜心钻研,匠心深耕,希望发掘和帮助那些有创意的,无论是编剧、导演、词曲作者、歌手还是谁,帮助他们的创意变成好的灵魂产品。


头戴明星光环,却有着一颗沉稳的野心,无论在演艺圈还是投资圈,他时刻告诉自己: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在他看来,创业不是修行,而是一场有着明确目标的狂野攀升。而他的目标,是山顶。


以下是采访实录摘选:


问:如果能回到过去,现在的投资人胡海泉会跟正准备进入投资行业的音乐人胡海泉说点儿什么?


胡海泉:如果真回到刚开始懵懂学习投资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更深入的跟跨行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去交流,而不能单单凭借自己的一知半解和兴趣。因为最初进入天使投资的时候,真的是基于兴趣、好奇心,但是后来发现,光有兴趣和好奇心,真的不行,尤其是早期投资。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你读的书还要比现在至少多一倍,多跟朋友交流。


问:做为音乐人胡海泉,您最希望能够看到创业者和资本结合的力量能够对音乐行业本身带来什么变化?


胡海泉:我自己也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将跨行业学习到的知识,反哺到自己最热爱的行业。我们目前看到,无论是版权管理,还是消费者版权意识,都跟过去相比有了更好的提高,但是,把握着所谓平台资源的资源方,并没有向创造内容更开放。比如说音乐产业是一个数百亿的产业,但是反哺到音乐本身内容行业的人少之又少,这是非常不公平不合理的。我向往的趋势是更去中心化,去平台化之后,创造内容的人会回归自己的主动权,要么就是拥有垄断资源的平台,通过创意,通过新的技术,把分发、把文化产品的消费过程更透明化更合理化。


问:作为跨界投资人,为什么一开始没有立即就进入文娱产业?


胡海泉: 这个我觉得是很正常和自然的,并不是说我对音乐行业或者说文化行业比较了解,我做投资就只是应该做这个领域的投资,投资还是一个很严谨的事情,当我们先投了其他行业,累积了其他行业的经验和理念之后,再去做这个事情之后会更靠谱,更有把握。因为投资不是你懂了这个行业的事儿之后就能做投资,投资是另外一个专业的事情,所以我也很开心跟我们的团队合伙人们通过几年的努力,对于早期投资,有了一些自己的很好的判断和资源,在这个时候再去做文创投资,可谓正当时。


问:那一开始做早期投资的时候,您最初学到了哪些经验或者说教训?


胡海泉:其实早期投资的确是任何项目之间没有可比性。我们经常看到一个项目,拿这个项目去跟一个同样领域巨大的项目做类比。其实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如果你相信这种心理暗示就错了,因为每一个创业项目都不一样,最关键的是人不一样,所以同样的一模一样的商业模式,不一样的人去做,结果千差万别。反过来这么说的话,人就是很关键。看人要有自己的独到的理念和观点。


问:那您看人的标准是什么?


胡海泉:其实创业者之间的特质是有共性的。我比较在乎创业者身上几点。比如这个人就是天生就有好奇心,不是墨守成规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同时,他是一个很敢的人,但他还有责任心。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最可惜的就是责任心的缺失,责任心里面不仅有对创业项目的,还有对投资人的责任心,这也很重要。然后,他必须有野心,只有好奇心和野心才能驱动他面对那么多困难。因为创业的确很辛苦,甚至有时候是一种折磨。我见过很多比较容易成功的创业者,他们身上的特质里还有一点就是情商极高,可以快速找到合作资源的人,思路开阔,落地的时候又很快能整合资源。所以看人还是这几点吧。


问:现在有这样一种创业者,15年有这样一个风口,他就把自己的BP做成这样的,16、17年比如说人工智能、最近很火的区块链,他又把BP做成和这些相关的,您对这样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或者是失败的案例对他们进行一下警示的吗?


胡海泉:这真警示不了。因为追涨不追跌是人性格的弱点,只有克服人性弱点的人才有机会成功,其实就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当然,投资人也要克服人性的弱点,去年8、9月ICO热成一片的时候,没有几个投资人不动心的。说白了,我们自己要有对风口的理解。为了融资去做一个创业选择,这是一个很搞笑的逻辑,什么火就干什么,什么火就把什么理念加入所谓的商业模式里面。问题是,验证一个商业模式,最终还是靠人。投资人判断每个人的标准真的不一样。就我们来讲,我们真的是想做本分的事情。另外,我们也不相信有风口,我们只相信投资的基本逻辑。


问:很多投资人认为先建跑道这件事情很重要,比如说有几个巨头已经进入了共享单车这个行业,那可能你再建一个类似的商业模式就非常容易被投资机构关注,所以大家往往是处于这个出发点去做一个很相似的商业模式,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胡海泉:这个,我把它看成是本末倒置,你为用户创造服务才是核心,赛道是什么?赛道就是用户需求。谁找到了用户需求,谁解决了用户需求就是赛道。况且,其实赛道一直都在,不是创造出来的。需求也一直在,只不过是你用什么方式去解决。但如果用几个大的领投方去砸出来一个对赛道的理解,我们是不看好的。当寡头化大到不合并更难以为生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没有赛道,只有用户需求在哪里,谁解决了这个问题。


问:对最近很火的直播竞答这样一个节目或者说这样一个场合,您怎么看?


胡海泉:其实就是知识分享游戏化,然后能否进一步做到商品化的问题。我们看到的这两年可喜的事情是知识商品化的问题。它给创作内容的人带来很多新的机会,但是怕的就是很多爆火的小游戏、小应用瞬间就不火了,这个风追都追不上。所以说,打造爆款游戏、爆款应用,爆款是什么,是时间来验证的,不是瞬间的流量验证的。你让我来评价我很难评价,我只能说它是否能长久的创造服务还能不断地迭代优化服务,而且这个服务是实打实的需求,这才是关键。


问:2018年你所投的这些本职工作的行业,有哪些会在95后、00后身上爆发?


胡海泉:其实年轻人喜欢看什么,不喜欢看什么,真的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但是作为投资人来讲,去判断一个项目来立项的时候,核心的要素其实真的是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在干什么。比如说去年爆火的嘻哈,他不单单是一场节目的爆火,他也不是一种音乐风格的爆火。他其实是文创内容完整的契合了新一代年轻人的表达方式的结果。这么说的话,只要是契合这种表达方式的各种内容,只要你是优秀的,都有机会。比如我们现在正在投资制作的是一档街舞的节目,街舞过去是一个子文化圈层,但是我们看到的现象就是它在年轻人中成为主流文化。所以,对于我们这些过去的人来讲,千万不能把自己认知的主流文化当主流文化,更不能小看子文化。比如说街头篮球、极限运动,看上去是过去的小众文化,可是会成为年轻一代的主流文化。


那创造内容的时候选项就很重要了。当然任何一个选项它有它自己的时间点和自己的命运。成功、失败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的生活方式是这样的,我们就会往这个方向一直跟进。包括我们投资的这些跟消费极其相关的,比如说电音节、音乐餐厅等接地气的消费品、消费场景和东西,这些东西你打造的无论是最基本的小的设计还是大体的场景内容的设计,完全和过去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是最大的难题,就是80后设计师在70后投资人的带领下去创造一个90后的服务场景,这个难度非常大,这才是最大的困难。就是做不到他们想要的,我知道他们要什么,但就是怕做不好。


问:那您作为一个内容创业者,您自己创作内容的时候,会往90后或者00后喜好的方向去转变吗?


胡海泉:这个就相当于给自己打激素去变成另外一种状态,作为一个创作者来说,不应该这样。但是如果我对未来的理解、我获取的新资讯足够多的情况下,它变成我身体里一部分的话,那是可以理解的。我绝不会刻意,因为音乐创作还是要回归本我。我不期求作品一定能够打动更年轻的一代人,这个有时候不能强求,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Beatles那样穿越时代,但是如果你有足够好的,足够有诚意的作品,那还有机会,但那个诚意来自于尊重自我还原自我,而不是取悦他人,创作内容的人决不能取悦他人,比如说我们平时看到的电影的选项、电影的制作、音乐的创作,很多很多立项的根源就错了,所以结果不可能好,打动我们的作品真的是要首先尊重自己。


问:中国的游戏产业在2017年突破了146亿美金,在全世界占市场的第一位,2017年有吃鸡游戏,有王者荣耀,新的一年,现在最新出现的一个叫乙女作为受众群体的烈女制作人的这款手机游戏也非常火,我知道巨匠文化一直致力于投资泛娱乐产业,所以未来有没有考虑投一些手机游戏这种比较热门的、吸金能力也很强的项目?


胡海泉:这个相当于就是常看贼吃肉,没看贼挨打,游戏行业真的是九死一生。所以打造爆款游戏这个事情在游戏行业本身来讲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我们创作自己的作品来讲,能否更受欢迎,也是可遇不可求。成功不可复制,这是最大的投资难点,当然就是像你说的这些游戏它不仅仅是游戏了,它在生活方式里面还产生很多其它跨界交互,那是很有可能的,比如说这是一个音乐养成游戏,偶像养成游戏,它跟线下的这种偶像经济、版权、演艺演出就极其相关了,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就是我们跟他们能产生什么样的互助,比如我们现在投资合作的团队在做王者荣耀的网剧和小型的真人秀,就是把游戏的IP怎么才能运用好才是我们这个行业该干的事情。


问:2018年年初,胡总对正在创业和将要创业的小伙伴们有什么寄语呢?


胡海泉:你要创业,一定要想清楚,创业不是一个时髦的事情。在任何一个时代创业都是最难的,当然享受成功可能也是最喜悦的吧。意淫成功是有害的,真正的成功还是回归到给用户提供了什么好的服务和产品,然后他买单了,买单的人越来越多,那才是成功。


君紫资本秦君:巾帼胜须眉
专访徐小平:2017年的创投市场把我搞懵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海泉基金创始人胡海泉:创业是一场有明确目标的狂野攀升